工伤11大典型案例大盘点,全方位解读

HRsee 26586 0

关键词: 劳动纠纷案例 工伤

工伤员工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因为工作原因受到的人身伤害。这个是对工伤的定义,对于工伤,相信一直是众多HR工作中遇到的比较头疼和棘手的问题。该如何规避其中的操作风险,想必你已经很想知道了!下面是工伤10大典型案例大盘点,与同仁进行分享。

工伤劳动纠纷

案例一:单位未足额缴纳工伤保险,需要付出多大代价?

案例二:员工工作时间内昏迷倒地,却不能认定为工伤?

案例三:在单位里不在工作岗位上受伤,不能认定为工伤?

案例四:因参与志愿者活动受伤,可以申请工伤认定吗?

案例五:工伤能否认定,员工收回货款回家路上出车祸

案例六:员工有权作劳动能力鉴定?

案例七:哪些工伤待遇应由公司支付?

案例八:哪些工伤待遇不用公司支付?

案例九:什么情况停止支付工伤、伤残待遇?

案例十:什么时候能提出劳动能力鉴定申请?

案例十一:员工没有请假提前下班发生交通事故是否属于工伤?

案例一:单位未足额缴纳工伤保险,需付出多大代价?

【案例简介】

杜某是北京一家公司员工,与公司签订了无固定期限合同。 2014年5月22日下午,杜某在工作过程中右手手掌被机器齿轮绞断。经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2014年11月,杜某就医的医院以公司为杜某缴付的工伤保险费对杜某的工伤保险待遇进行核定,并将核定款32,047.66元拨付至公司,公司扣除已为杜某报销的医疗费后,支付给杜某一次性伤残补助伤残津贴、工资等共计26,907.52元。

杜某自己经核对工伤保险待遇,发现公司没有按自己实际工资总额缴纳工伤保险费,因而使自己的工伤待遇大大降低,于是向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复议并同时申请劳动仲裁,由于超过法定期限仲裁委员会没有作出裁决,杜某向法院起诉。

【案情分析】

本例中,公司虽然办理了工伤保险登记,但是没有按员工实际工资标准足额缴纳保险费,致使员工利益受到了损害。但公司并不能因此逃脱自己的责任,不仅要补足员工杜某所受损失部分,承担补缴费用的行政处罚,而且为解决因此产生的纠纷而额外付出人力、财力成本。

法院经审理,认定公司为杜某缴纳工伤保险费不足的事实,判决公司支付杜某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不足部分11,301.66元,并按月承担伤残津贴差额470.90元至杜某退休时止。经调查发现,该公司不仅是对杜某,而是对全部员工都存在少缴工伤保险费的问题,于是向该公司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公司补缴相应工伤保险费、按日万分之五计算的滞纳金。 

企业不缴或少缴工伤保险费的不利后果:(1)补缴保险费、滞纳金与罚款。(2)支付工伤保险待遇。

案例二:员工工作时间内昏迷倒地,却不能认定为工伤?

【案例简介】

2014年8月,刘某与北京市海淀区某网络公司签订了1年劳动合同,担任保洁员和员工餐厨师。2014年12月21日下午3点,刘某在公司卫生间长时间不出来,后同事发现刘某不知何时昏倒在卫生间,赶忙将其送医院。医院诊断刘某为“左侧后交通动脉瘤”引发脑出血,病历上注明无外伤,刘某经手术后出院。2015年5月21日,刘某的丈夫朱某向海淀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递交认定工伤申请书,该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认为“刘某虽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但不是工作原因发生的事故,故对刘某出现的事故不予认定工伤”。 

刘某对该决定不服,提出自己脑出血是因摸黑疏通卫生间时受伤造成的,故向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申请行政复议。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于20015年9月10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原决定。刘某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案情分析】

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刘某的诉讼请求。

在本案中,刘某虽然是在工作时间内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事故伤害,但医院门诊病历的诊断是因病而不是刘某自述的因工作原因受伤引发的脑出血,并且注明无外伤,故不能认定为工伤,劳动部办公厅“关于在工作时间发病不作工伤处理的复函”也明确规定了刘某这种情况不作工伤处理。最核心的条件是因工作原因而受到伤害,非因工作原因不认定为工伤。

问:排除工伤认定的理由有哪些?

答:法律规定虽然有应当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情形发生,但是如果同时有以下情形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

1)故意犯罪的;2)醉酒或者吸毒的;3)自残或者自杀的。

此外,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工作期间发病、职工负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造成职工负伤、致残、死亡的,不认定为工伤。另外,修改后的《工伤保险条例》中的改动,因为无证驾驶、一般违反交通规则等行为造成伤害的,只要在交通事故认定中,被认为不负主要责任,都可以认定为工伤。

案例三:员工在单位里却不在工作岗位上受伤,不能认定为工伤?

【案例简介】

胡某于2010年与某散热器公司签订3年劳动合同,从事质量检验工作。2012年12月1日,胡某应成型车间负责人电话要求,离开产品待检验区,到成型车间协助查验问题。在成型车间,胡某一边询问同事相关情况,一边从压力机下用手往下弄干料,压力机突然落下将其右手压伤。

2013年5月,当地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认定胡某为工伤的决定,散热器公司不服,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区政府维持了原工伤认定。散热器公司认为胡某的工作岗位在产品待检区,而其受伤地点却是在成型车间,不是在工作场所受伤,所以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1项的规定,不能认定为工伤,因此又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撤销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做出的工伤认定书。法院经审理,判决维持了原工伤认定决定书。

 【案情分析】

本案中,胡某虽然不是在规定的岗位上受伤,但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单位内受伤,并且胡某受伤是因为协助其他岗位工作,因此仍然属于工作原因,符合工伤认定的三个基本要素。同时,胡某也不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16条规定的排除工伤认定的其他情形。因此,当地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是正确的,也得到了法院判决的支持。

案例四:员工因参与志愿者活动受伤,可以申请工伤认定吗?

【案例简介】

张某是市纺织厂的一名职工。2010年8月,市内一座处在交通枢纽地段的大桥倒塌,造成交通拥挤,且无法在短期内解决,交通管理部门决定向社会公开招募一批志愿者,以维持交通秩序。张某报名并入选后,职责是负责引导、疏通过往行人及车辆。 在担任现场志愿服务期间,张某不慎被一辆汽车撞倒,导致腰椎一椎体1/3以上压缩性骨折,不仅花费了2万余元医疗费用,还造成10级伤残。        

张某出院后,向纺织厂要求为自己申请工伤认定,公司人事部认为张某是在业余时间自己应征去做的志愿者,并非工厂安排,不符合工伤范围,拒绝了张某的要求。于是张某自己向当地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了工伤认定,劳动保障部门经审查,认为张某响应政府主管部门号召参加的志愿者行动,是为维护全市的交通秩序服务的,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第2项中“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情况,因此作出认定张某属于工伤的决定书。

【案情分析】

 本例中,张某参加维持交通秩序的志愿者活动,相比较一般见义勇为中的与违法犯罪作斗争,抢救国家、集体和其他个人的财产、生命等形式,表现形式比较和缓,但是一样是为维护公共利益的活动。志愿者活动是维护公共利益的一种形式,在活动中受到伤害可以认定为工伤。因此被劳动保障部门依法认定为工伤。

案例五:工伤能否认定,员工收回货款回家路上出车祸

【案例简介】

2014年3月,程某与某医药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担任药品销售员,负责公司在本市某片区的药品销售工作。

2014年8月23日,程某完成当天的销售,收回数千元销售款后,乘供货厂方的车辆回家,途中与另一车相撞,程某因此受伤。经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认定,程某不承担事故责任。但医药公司认为程某并没有在工作中受伤,因此不属于工伤。 

2015年9月16日,程某向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11月29日,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程某为工伤。医药公司不服,向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申请复议,复议机关维持了原决定。医药公司仍然不服,向当地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法院审理认为,医药公司认为程某不属于工伤,应该依法提交相关证据证明程某发生交通事故与工作无关,但医药公司在庭审过程中,没有提交相应证据。而程某发生交通事故的地方正在其下班的行车范围内,因此,法院判决驳回医药公司诉讼请求。

【案情分析】

本案中,程某作为医药公司片区销售员,在完成当天销售工作后,携带销售款返回,属于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伤害,而发生交通事故的地方也在合理的行车路线范围之内,且经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认定,程某不承担事故责任。因此劳动保障部门的工伤认定结论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案例六:员工有权作劳动能力鉴定?

【案例简介】

贺某是广西省某公司员工,在公司油压车间工作。2015年5月10日,公司油压车间发生爆炸,造成贺某多处骨折。2015年5月15日公司为贺某向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丧失劳动能力程度鉴定,贺某也在单位上报材料上签署了同意意见。

2015年9月15日,市劳动鉴定委员会作出鉴定结论,鉴定为“因工伤残七级”,贺某对此结论表示不接受。2015年11月28日,公司向当地的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仲裁机构按该鉴定结论作出仲裁裁决后,贺某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并于2016年4月28日向法院书面申请要求对伤残程度作重新鉴定。

在尚未得到法院裁定结果的情况下,双方当事人协商后选定广西省桂林市司法鉴定中心为鉴定机构进行重新鉴定。 2016年5月26日该机构做出伤残程度六级的结论。

但是贺某和公司同事持广西省桂林市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向市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为贺某办理相关手续时,经办机构告知只能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鉴定结论办理,对广西省桂林市司法鉴定中心的结论不予认可。

【案情分析】

法定的劳动能力鉴定机构是各社会保险统筹地区的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必须由法定机构作出才具有法律效力。

本案中,贺某对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的结论不服,可以在收到鉴定结论之日起的15日内向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重新鉴定,贺某和公司没有在法定期限内提出复查、重新鉴定,视为对作出的鉴定结论的认可。而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在支付相应工伤保险费用时也只以法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为支付依据。

案例七:哪些工伤待遇应由公司支付?

【案例简介】

2014年2月1日,黄某入职济南市某公司,具体担任喷漆技师职位,月工资为3,000元,公司未与黄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也未依法办理社会保险。4月1日上午9时左右,黄某在公司工厂喷砂罐旁进行喷砂调压工作时,因喷砂罐突然爆炸而引发事故,致使黄某左小腿等部位受到严重伤害。 事故发生后现场工友及时将黄某送往附近骨科医院救治,住院治疗期间,公司已经支付全部的医疗费用。但黄某要求公司依法为自己申报工伤时,公司却但始终不愿向劳动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黄某于2014年5月1日自行向济南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并提供了工伤认定所需的材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4年6月3日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张某属于工伤。2014年9月10日,经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最终评定伤残等级为七级,属部分丧失劳动能力,停工留薪期确认为八个月。

黄某与公司就其工伤待遇问题多次协商无果,于是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同时提供了完整的发票、诊费单据等证据,请求:

1)解除与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

2)公司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应支付的双倍工资;

3)公司为自己补缴养老、医疗、失业等社会保险费用(2014年2月—12月);

4)公司支付全部工伤保险待遇;

【案情分析】

本案中,根据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网上“服务大厅、社会保险-工伤保险政策”公布的“职工因工伤被鉴定为7~10级伤残的,享受哪些待遇”的计算办法与标准,以及济南市2014年职工平均工资数额,公司应支付的工伤待遇费用是130,891元,但因为公司没有为黄某参加工伤保险,所以本可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56,000元也由公司支付。

仲裁庭开庭审理后,依法作出裁决,支持了黄某的请求,公司除了为黄某补缴相关社会保险、支付法定应由公司承担的工资、伙食费、陪护费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等工伤待遇外,还需支付原本可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的其他各项工伤保险待遇费用。

案例八:哪些工伤待遇不用公司支付?

【案例简介】

张某与宁波某建筑公司2014年签订劳动合同,成为公司的一名建筑工人,公司为张某办理了工伤保险等社会保险,并一直为其缴纳相关费用。2015年3月,张某工作时被正在施工的建筑物高处滑落的石块砸伤头部,被送往当地工伤保险指定医院接受治疗。

在治疗过程中,医院按照张某的要求使用了一些进口高档药品,这些药品不在工伤保险药品目录所列范围之内。张某住院期间,公司依法向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申请工伤认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经过审查后认定张某受伤性质属于工伤,但未达到伤残程度。张某出院后向公司及社保经办机构提出申请,要求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享受相应的工伤待遇,并且支付住院期间的全部费用。但在支付款项方面与社保机构产生争议,社保经办机构核定由社保基金依法支付张某工伤医疗待遇,但对于张某要求使用的进口高档药品不予支付。        

张某不服,向市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申请复议,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审查后认为,张某应依法享受相应工伤医疗待遇,但是,张某要求医院使用的一些进口高档药品不在工伤保险药品目录所列范围之内,所以不能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最终,劳动行政部门复议决定,维持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的核定结论。

【案情分析】

本案中,张某被有权机关依法认定为工伤,可以享受工伤待遇;张某在医院治疗的也是工伤引发的疾病,所以其治疗所需费用可以由工伤保险基金予以承担;张某受伤后是在当地工伤保险指定医院接受治疗的,所以,符合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在医院选择方面的条件;但是他个人要求的一些进口药品超出了工伤保险药品目录的范围,这些药品不是治疗所必需的,张某应自行承担多余的这部分药品费用,劳动保险经办机构的核定在适用法律和认定事实方面都是正确的。所以,复议机关依法维持了原认定。

案例九:什么情况停止支付工伤、伤残待遇?

【案例简介】

贾某是某矿山机械集团有限公司职工,2013年与单位签订了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2014年1月25日,贾某在工作中发生工伤,经过近两个月的治疗,贾某出院后一直在家休息。贾某住院期间,公司为其办理了工伤认定,并按规定支付了贾某的医疗费、伙食费、工资等各项工伤待遇。 

2014年5月23日,公司通知贾某到当地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做劳动能力鉴定。贾某却表示不同意做鉴定,理由是他本人的伤病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不适合做鉴定。公司询问医院后得知贾某的伤情已经相对稳定,无须再进行治疗,完全可以接受鉴定。单位将这一结果告诉了贾某,但贾某一再声称他本人认为还要继续进行治疗,同时暗示,担心公司买通了关系,做鉴定对自己不利。 

公司多次与贾某沟通,贾某就是不配合做劳动能力鉴定。无奈,公司停发了贾某的工资。为此,贾某几次要求公司发放工资,自己继续享受工伤待遇,但一直未能与单位达成共识。贾某于是申请劳动争议仲裁,要求公司支付工伤待遇。

【案情分析】

本案中,贾某发生工伤后,公司已为其办理了工伤认定,并支付了相应的工伤待遇,但是贾某在医院认可完全可以做劳动能力鉴定的情况下,由于其个人原因拒绝做,完全符合法定的停止支付的情况,因此公司停付贾某工资,仲裁庭经审理后认为:贾某拒不接受劳动能力鉴定,符合法定停止支付工伤待遇的情况,公司的做法于法有据,裁决驳回贾某的申请。

案例十:什么时候能提出劳动能力鉴定申请?

【案例简介】

赵某2014年与北京市门头沟某运输集团公司签订2年的劳动合同,负责货物的现场调运。2015年4月,因为正在运行的起重机实然发生故障,赵某没能完全躲开被掉落的货物压伤。

赵某被紧急送往附近的工伤诊疗定点医院,但由于医院漏诊,赵某的肋骨骨折在初次就医时没有发现,医院只针对赵某的胸部挤压伤开了一个月的休息假条。赵某休息期间,左膝因此次工伤引发滑膜炎,行走困难。但一个月假期到后,虽然赵某向公司说明自己身体条件上班还很困难,但公司没有听取赵某的陈述,而是要求赵某必须按时上班。 赵某勉强支撑工作了几天,因为病痛再次去工伤诊疗的指定医院检查,就在这种情况下,公司仍然向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了赵某的劳动能力鉴定,赵某在指定的医疗机构进行鉴定时,“三维重建”医院诊断报告出现错误。 

赵某凭医院诊断书向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停止鉴定,认为根据《北京市工伤职工停工留薪期管理办法》(附:《北京市停工留薪期目录》)自己实际至少应有4个月的停工留薪期,劳动能力伤残鉴定应在停工留薪期满进行。区劳动能力伤残鉴定委员会收到赵某的书面申请后,经调查属实,于是研究决定:中止赵某的伤残鉴定,待赵某伤情稳定后再作鉴定。

【案情分析】

本案中,赵某由于医院漏诊,造成就诊医院对其停工留薪期确定有错误,而公司急于办理相关手续,没有重视赵某在伤情上的反映,在赵某伤情不稳定的情况下申请了劳动能力鉴定,此时作出的鉴定是很不准确的。因此,当赵某依据在定点医院再次入院的医疗诊断书等资料申请中止鉴定时,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支持赵某的要求是正确的。

案例十一:员工没有请假提前下班发生交通事故是否属于工伤?

【案例简介】     

郭某系某科技公司保安。2015年7月,郭某向当地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称其于2015年1月晚上六点骑自行车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左胫骨骨折,同时出示了当地交通警察大队认定的本人无责的事故认定书。

而后,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工作人员向该科技公司进行调查询问,其人力资源主管表示对郭某发生交通事故的事实清楚,路线正确,但提出郭某正常的下班时间是晚上八点,郭某是在没有向企业管理人员请假的情况下提前下班,违反企业规章制度,属于非正常下班,不应认定为工伤。

【案情分析】

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认定郭某所受之伤为工伤。

本案中,员工在没有向企业管理人员请假的情况下提前下班,确实违反企业规章制度,属于非正常下班。但违反企业规章制度与是否构成工伤是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员工未履行请假手续提前下班,属于企业内部管理问题,企业可以依据相关规章制度作出处理。       

工伤认定实行无过错责任原则,其违反企业规章制度的行为并不影响工伤认定结论。所以,依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员工发生事故时应当属于“下班途中”,其所受之伤应当被认定为工伤。

人力资源管理案例精选集

推荐阅读:

公司无故克扣员工绩效工资违法

【分享】5个试用期劳动纠纷案例

协商调岗未达一致,公司就解除劳动合同合法吗?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